• <em id="mjgrt"></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固廢 >>內容詳細

        危廢30年:高歌猛進時代已去 未來發展路在何方?

        2023-05-15 15:50:14  CE碳科技

        “需求決定供給”——危險廢物行業的發展歷程充分印證了這句話。由于危險廢物自身存在毒性、腐蝕性、易燃性、反應性或者感染性等環境危險特性,其處置需求是客觀存在的,但也與前端工業發展及末端環保要求息息相關。

        本文在回顧我國危廢發展史的基礎上,面對當前危廢處置市場產能過剩、來料不足、利潤走低的振蕩調整期,結合自身的從業經驗,談談未來行業發展趨勢,給予行業從業者幾點思考與啟發。

        01發展歷程

        初出茅廬萌芽期

        (上世紀九十年代~本世紀初)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隨著“洋垃圾”跨境轉移的興起,一些發達國家政府“以鄰為壑”,默許、縱容甚至支持本國企業將危險廢物轉移到其他國家。當時每年有不少夾雜危險廢物的“洋垃圾”漂洋過海,被運送到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由此引發的環境問題層出不窮,致使部分發展中國家的生態環境和人民健康受到嚴重危害。

        作為一個新興的行業,危廢行業興起之初,相應的法律法規體系尚不健全,沒有建立良好的約束機制,社會和環境問題日益凸顯。1989年,我國簽署《控制危險廢料越境轉移及其處置巴塞爾公約》,標志著我國開始初步認識到危險廢物的危害性。

        之后幾年間,行業主管部門相繼頒布了《關于嚴格控制境外有害廢物轉移到我國的通知》、《關于嚴格控制從歐共體進口廢物的暫行規定》、《關于堅決控制境外廢物轉移到我國的緊急通知》、《含多氯聯苯廢物污染控制標準》和《進口廢物環境控制標準》等,表明我國已充分意識到危廢的危害,頒布上述政策明令禁止境外危廢跨境轉移,推進危廢轉移管理,同期還在全國范圍內展開“固廢申報登記”工作并出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1995〕第58號)、《國家危險廢物名錄》(1998版),填補了國內較為空白的危廢相關法制標準,奠定了我國固體廢物處理的基礎。

        作為企業生產的“掣肘”,危險廢物因其處置流程有著較強的專業性,亟需專業化的企業進行規?;幹?,雖然這一階段第三方危廢處置公司所占據的市場規模較小,但已逐漸崛起。

        行業新貴紅利期

        (本世紀初-2020年前后)

        從本世紀初到2020年,這二十年來,隨著危廢相關法律和規范不斷的完善(如圖一所示),再加上近十年環保督察、監管的強化以及恰逢上游產廢大戶——如化工、制藥、農藥等工業企業蓬勃發展,之前大量被瞞報的危險廢棄物被推向市場,我國危險廢物產量迅速增加,由2010年1587萬噸/年增加至2021年的8654萬噸/年,增長近6倍(如圖二所示)。

        1.png

        圖一 2001年-2018年,行業主管部門發布的危廢相關政策

        2.png

        圖二 2010年-2021年,全國危險廢物產生量(萬噸/年)

        同時,由于彼時上游工業企業總體利潤及現金流較為可觀,付費模式較清晰,在環保監管、清廢行動“利劍”下,直接推高了下游危廢處置市場價格,某些地方甚至出現了“先付費后處置”的情況,整個行業總體處于紅利期。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各類資本的目光紛紛投向了危廢市場,高于行業平均利潤的超值回報直接導致我國危廢市場呈現出“門庭若市、萬馬奔騰”的盛景,全國危廢經營許可證牌照下發的數量也在逐年增長,尤其是2015年之后,由2016年的2195份增長至2019年4195份,增長近一倍。(如圖三所示)。

        3.png

        圖三 2006年-2019年,全國危廢經營許可證數量

        回顧這一時期,一方面環保督查、清廢行動、全國污染源普查等,使得大量違規貯存危廢回歸合法處置,促進危廢處置隱性需求釋放;另一方面排污許可制度、環保稅及規范化管理考核等機制,形成了常態化政策性制度,危廢瞞報、漏報行為減少,非法轉移和傾倒途徑被切斷,危廢處置途徑的合法化促使危廢增量短期出現大幅增長。

        歸于理性

        調整期(2020年左右-至今)

        然而好景不長,高速增長的危廢行業也在近幾年迎來發展“拐點”。從2019年開始,隨著危廢處置能力的大量提升,我國危廢市場出現了處置價格和利潤“拐點”的苗頭,上漲態勢不再延續,企業利潤大幅縮水。

        大疫三年更是加劇情況惡化,局部地區甚至出現了價格“腰斬”的情形,以產廢大省江蘇和山東為例, 2021年江蘇焚燒、柔性填埋和剛性填埋平均價格降至3000元/噸、1900元/噸和4500元/噸,較2020年同期分別下降40%、45.7%和22.4%。山東在2019年,個別區域焚燒處置費從2017年均價5000-6000元/噸跌至2000-3000元/噸,跌幅超50%。

        究其原因,主要有如下幾點:首先,前幾年資本“跑馬圈地”促進我國危廢處理能力大大增加,無害化處理缺口迅速補齊,甚至出現產能過剩、市場供過于求的局面,引發惡性競爭,導致了大部分危廢處置企業為了生存,不斷壓縮利潤空間搶占市場空間。

        其次,受疫情影響,產廢企業復工復產滯后,產業上下游不暢通,處置需求降低。再加上國家政策方向鼓勵產廢單位采取清潔生產機制進行源頭減量,鼓勵內部處置,導致委托第三方處置量減少。

        再次,近年來,以化工產業為例,隨著行業調整導致關停潮或者搬遷的案例“不勝枚舉”,危廢處置企業的上游物料來源驟減,“吃不飽”,項目不能滿負荷運行成常態,而且由于我國實行危廢轉移聯單制度,危廢的跨省轉移手續復雜、審批流程繁瑣、耗時長,跨地區收取原料也不現實。

        此外,水泥窯協同處置工藝由于建造成本低、有著天然成本優勢,產廢企業更有意愿將其產生危廢送至處置費用相對較低的水泥窯協同企業,導致危廢處置企業需求方議價能力越來越弱,而其成本隨著我國危險廢物管理政策健全、對環保設施的排放要求嚴格程度進一步提高,近年來不少危廢處置企業面臨資金周轉和利潤下滑的壓力。

        行業的調整是必然的,從近兩年國家、各級地方政府出臺危廢監管和處置能力改革方案就能看出“端倪”。2021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強化危險廢物監管和利用處置能力改革實施方案》(國辦函〔2021〕47號文),指出:推動省域內危險廢物處置能力與產廢情況總體匹配,科學引導危險廢物利用處置產業發展,鼓勵企業通過兼并重組等方式做大做強,開展專業化建設運營服務。

        為了科學引導轄區產廢情況和處置能力匹配,近兩年山東、浙江、江西、山東、吉林、廣西等近20省市紛紛發布投資理性公告,建議社會資本投資危廢利用處置能力建設時,應充分做好項目可行性論證和市場調研,避免產能閑置、減少資源浪費。如表一所示:

        表一 全國19省市危廢投資理性公告

        2.png

        隨著危廢產量的降低、無害化處置設施日趨飽和,再加上上游物料不足、項目“吃不飽”、投運設施低負荷運行問題日趨凸顯,促進行業間兼并、重組、整合潮到來,規模更大、管理更規范、工藝更現代、設計更科學的區域型危廢無害化及資源化處置設施將會成為市場主力。

        平穩發展成熟期

        (未來)

        隨著危廢處置市場的行業調整到位、政策日趨完善、技術相對成熟、管理水平提高,買賣市場趨于平衡,行業整體利潤趨于理性,未來我國危廢行業將會迎來平穩發展的成熟期??梢灶A料,隨著兼并重組潮到來,專業化區域化的危廢處置公司市場占比將逐漸增大,整體的產能規劃和布局更為合理,產能溢出量穩步減少,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大中型危廢(規模上)和以資源化、特殊類危廢(工藝路線上)為主的處置設施會有所增加。與此同時,以綜合型全鏈條處理模式,具備咨詢、收集、轉運和處置全鏈條處置能力的龍頭企業將愈來愈受到市場的“青睞”。

        02未來行業發展的幾點思考

        專業化能力要更強由于危廢處置行業共生性很強,與上游產廢工業企業密切相關,且具有較強的行業結構性,危廢處置行業的各類企業經過整合發展,未來會趨于每個企業處置某一類或幾類危廢,尤其是對環境風險大、技術門檻要求高的特殊類型危廢處置,未來會有較高的需求量,這正是專業化能力非常強、掌握關鍵技術的處置企業“大展身手”的時刻,同時市場也在呼吁這類危廢處置企業。

        資源化是方向,也是趨勢“十四五”以來,在“碳達峰”“碳中和”的政策引領下,環境治理政策力度延續,《關于加快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的指導意見》等一系列重量級環保政策先后出臺,明確提出要全面提升固體廢物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構建資源循環利用體系,建立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產業格局。

        對于終端危廢處置項目,政策發展和市場競爭等對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企業不再僅僅局限于焚燒、物化和填埋處置“三件套”,對于資源化有了更多的需求。因為資源化不僅僅是國家鼓勵發展的方向,也是最具有市場競爭潛力的方向。危廢處置市場正由外延擴張式的規?;偁庌D為內涵升級式的品質化競爭,技術更先進、處理成本更低、附加利潤更高、管理更有優勢的企業將獲得長久的競爭優勢。

        例如:危廢處置產生的飛灰、爐渣以及農藥行業產生的高鹽廢物是危廢零填埋的限制因素,也是資源化的重點。對于飛灰而言,得益于“飛灰水洗”等工藝的發展,高鹽廢物資源化真正變得可行。而廢鹽的處置價格相對最高,隨著其資源化技術方案的推行和應用,各項團標和行標的發布,使得廢鹽的主流處置方式由之前的剛性填埋變成了以資源化利用為主要手段的鹽回收工藝。

        再如危廢等離子(高溫熔融)處置技術可以用于飛灰和爐渣的資源化,通過高強度電弧和等離子炬產生的等離子體,制備無毒無害的熔融玻璃體,將原廢物中的有害金屬用玻璃態物質包封,阻止其遷移到水和大氣中,可達到穩定化、減量化和資源化的目的。在未來,隨著技術的進步,危廢零填埋絕不僅僅只是停留在設想中。

        和水泥窯“協同”發展關于水泥窯協同處置危廢,因其價格優勢占據了較大的市場份額,其中一大部分還是易于處置的危險廢物,留下的大量難處置的物料不得不進入危廢綜合處置企業,這在很大程度也擠壓了這些企業的生存空間。但水泥窯協同對于危廢的危害性,例如對水泥中重金屬的管控需進一步關注和規范。與此同時,專業化的危險廢物綜合處置企業,由于它的專業性,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其對環境的二次污染、杜絕副產物進入循環鏈條,水泥窯和綜合處置企業必將在今后很長一段時間內“協同”發展。

        利潤=生存,現金流為王從《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的修訂就能看出,從1998年第1版到2021年第4版,經歷了多次修訂,品類越來越細化。

        但無論怎樣調整,有些東西是永遠不會變的,比如這個行業資本和利潤永遠是首要考量因素,現金流為王是永遠不會過時的課題,因為企業只有擁有利潤和現金流,才能在做好財務收支平衡的情況下,開拓優質項目、優質地區,從而實現企業的壯大。

        這其中有很多因素需要考慮和衡量——比如對于人才的重視,只有人才隊伍健全和壯大,包括市場、建設、運營、研發、管理等各類人才儲備到位,才能將建造、運營、處理、管理等成本降下來,在市場激烈競爭中“站穩”。

        全鏈條服務能力危廢處理的三個原則——“無害化”、“減量化”和“資源化”,貫穿行業發展上下游全鏈條。隨著即將到來的兼并重組潮,市場既需要專注某一細分領域科技“尖兵企業”,也需要集收運、處置、資源化一體的危廢全產業鏈綜合服務商,最大程度降低管理成本、提高資金流轉效率、打通上下游產業鏈,確立其競爭優勢。03結 語

        縱觀每個行業發展,都是經歷起步后高速發展、擴張后調整、成熟發展三個階段。

        危廢行業亦是如此,先是政策刺激促使高速發展,之后各類市場主體“跑馬圈地”搶市場,引發惡性競爭加劇產能過剩,最后政府調控行業有望進入并購整合期,產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促使產能區域合理、行業發展趨于穩定。

        站在未來看現在,資源循環、環境友好、低碳、再利用等核心詞匯是近年來環保領域頻繁提及的高頻詞匯,同時也是我國危廢行業未來的關鍵詞。在經過大浪淘沙的洗禮之后,每個行業無論經歷怎樣的波瀾,都會最終回歸理性和良性發展。


        會員驗證

        提交關閉

        人妻熟妇AV无码专区A片_国自产拍精品偷拍视频_年轻的馊子9hd中文字幕_欧美女人一级黄色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