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mjgrt"></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小酌 >>內容詳細

        王育琨:帶著愛工作 找回原動力

        2013-08-05 00:12:39  
        《盔甲騎士》是一部探索生命本質的、如鉆石般閃光的杰作。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心地善良、充滿愛心、堅毅勇敢的騎士。他鏟除惡龍、拯救危困中的公主,備受世人推崇,為此,國王賞賜他一套閃亮的盔甲。這套盔甲是用一種非常稀有、和太陽一樣閃亮的金屬制成的。有些人發誓說,曾看見太陽從東邊升起,從北邊落下。事實上他們看到的,不過是騎士盔甲的反光而已。騎士非常喜歡穿著盔甲自我陶醉,他漸漸習慣了人們的驚嘆與贊揚,習慣了盔甲帶來的力量與安全感,習慣了盔甲所散發的神秘與光芒,習慣了盔甲塑造的另一個自我……

          直到有一天,因為三年看不到他的真面目,他的愛妻要帶著兒子離他而去,騎士這才意識到脫下盔甲的緊迫性。隨之而來的問題比他想象的還嚴重。由于盔甲已經生銹,即使請鐵匠用斧子砍他的盔甲,也沒能使盔甲脫落。后來,騎士無法正常睡眠,也不能正常進食,甚至不能喝水。一直以拯救他人為己任的騎士,自己居然陷入了嚴峻的生存危機。于是,他不得不離開家門。當然,這一回不是去拯救公主或世人,而是為自己出發,踏上了尋找自我的征程。

          和騎士一樣,我們何嘗不是自覺不自覺地披掛了各種各樣的盔甲!我們無法發現那個與生俱來的存在,而是借助一些社會評價獲得身份認同。每個人都超出生命存在本身的需求,渴望并追尋更多的光環,如財富、權力和地位。這些光環也就是盔甲。每個人都有一副或幾副看上去光鮮卻在殘害生命的盔甲!

          劉翔是中國的體育明星,是陽光健康的代表??梢舱撬?,一直傷病不斷。他到底是健康還是不健康?

          劉翔拿了雅典奧運會金牌,那是中國人的驕傲。當我們的期望在2008年奧運會上落空以后,人們又把目光轉向了2012年倫敦奧運會??蓱z的劉翔為了那么多人的期許,不得不再次征戰在跑道上——盡管他的身體一再抗議。

          那是一種危害生命的選擇,劉翔卻不得不硬著頭皮上。那是他的命!他要為那耀眼的光環付出代價!

          一如劉翔,每個人都在追逐光環:財富、權力和名望,尤其是那些正在經受磨難的企業家!

          那些成功的企業家,曾經的榮譽、秘籍、成功、果斷、進取等等光環加身,讓他們有了一覽眾山小的豪邁,同時也不得不獨自品味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孤獨與落寞。站在高處的企業家們,其高大、陽光、優雅的一面,受到媒體與公眾的傾慕??墒钦l又知道,企業家正忍受著怎樣的孤寂與彷徨。企業家們的雙重人格究竟造就了怎樣的一個傲慢者、一個抑郁者或一個破壞者?他們是否也像山上的樹一樣,愈求向上,向高處,向光明,它的根就愈掙扎向下,向地里,向黑暗?

          我們這些山下人不得而知。他們不像常人,可以隨意向人訴說苦悶,小心翼翼或大大咧咧地化解掉任何一點兒危險。企業家的定位與潛規則,使他們面對任何苦悶和無奈時,只有自己消化,很少有人可以為之分擔。久而久之,一種巨大的不安全感襲來,形成他們懷疑一切人的心理機制。他們沒有傾訴對象,所有的難題只能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化解(有些危機自然無法在其中化解掉)。于是,他們紛紛穿上已有的或現有的盔甲,或日夜由貼身的保鏢護衛,或一味將繁雜的業務纏于一身,或進入不知為誰忙亂的債滾債的泥沼,或干脆患上抑郁癥,陷入了深深的生存危機……企業家自殺與非正常死亡的數目,很是驚人。

          劉翔和企業家們,都有著一種“天職精神”。

          “天職精神”是馬克斯·韋伯所概括的資本主義精神。在傳世著作《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一書中,他沒有明確界定資本主義精神,但是他的敘述表明,個人有增加自己資本的責任,而增加資本本身就是目的。精于職業、精于賺錢是一種美德。這種美德同時與這樣一個詞語相連:“天職”。韋伯說:“一個人對天職負有責任乃是資產階級文化的社會倫理中最具代表性的東西,而且在某種意義上說,它是資產階級文化的根本基礎。”

          韋伯為自己的邏輯深深擔憂。他明白,當竭盡天職已不再與精神和文化的最高價值發生直接聯系的時候,或者從另一方面來說,當天職觀念已轉化為經濟沖動,“價值理性行動”也就轉變成“工具理性行動”,那時就沒有自由的人了。因此韋伯悲哀地說:

          “沒有人知道將來是誰在這鐵籠里生活;沒有人知道在這驚人的大發展的終點會不會又有全新的先知出生;沒人知道會不會有一個老觀念和舊思想的偉大再生;如果不會,那么會不會在某種驟發的妄自尊大情緒掩飾下產生一種機械的麻木僵化呢,也沒人知道。因為完全可以,而且是不無道理地,這樣來評說這個文化的發展的最后階段:專家沒有靈魂,縱欲者沒有心肝;這個廢物幻想著它自己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文明程度。”

          韋伯的預言不幸應驗了。肆虐全球的金融危機,正是韋伯描述的“驚人大發展”的邏輯結點。就連交易所這樣明明白白的公共機構,都可以被執掌者用來為自己巧取豪奪高達上千億美元的財富,所有那些不可一世的投行,都大睜著眼指鹿為馬、虛增市值。

          全球都在反思。韋伯100多年前為資本主義尋找到的那束光,顯然不夠強烈,照不到那些陰暗的地方。一個人冥冥之中都有一盞燈,忽明忽暗,導引著你人生的旅程。要成為什么,要到哪里去,那是在你困頓時給你勇氣和希望的東西。從那里開始,有一種深深的內在的自覺,那是你做人做事原初的動力。失去了那樣一盞燈,無可避免會導致世間亂象、人間悲劇。

          現實中,每個人都在追求財富、權力和名望。那是生命的光環。有了那些耀眼的光環,生命看上去充滿了色彩和美麗,生命力也似乎得到了張揚??墒?,那畢竟只是光環,而不是生命本身。我們往往不會去區分什么是生命力,什么是生命的光環。發生在商界的一波一波并購,大多是為了公司規模(或光環)而發出的一次次沖擊,有太多的公司因為“黃袍加身”喪失了生命力,而最終歸于失敗。

          我一直在試圖尋找公司生命的本真。生命的光環和生命力,公司的規模和公司生命力,這是長期困擾著我而沒有解開的心中疙瘩。直到去年在穿越西藏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無人區時,這個一直糾纏不清的問題,豁然開朗起來。

        會員驗證

        提交關閉

        人妻熟妇AV无码专区A片_国自产拍精品偷拍视频_年轻的馊子9hd中文字幕_欧美女人一级黄色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