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mjgrt"></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壤 >>內容詳細

        專訪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南京分院院長周健民: 建議啟動第三次全國土壤普查

        2016-08-18 15:21:46  
            導讀
         
           即將出臺的“土十條”一大重點是開展土壤污染詳查。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南京分院院長周健民認為,僅僅開展土壤污染詳查是不夠的,還需要開展第三次全國土壤質量普查。距離上次土壤普查已有30多年,其間中國經濟社會各方面發生了巨大變化,急需進行第三次土壤普查,掌握最新的土壤數據。
         
            本報記者 王爾德 北京報道
         
            環保部部長陳吉寧近日公開表示,即將出臺的“土十條”一大重點是“開展詳細的土壤污染詳查,要摸清家底”。
         
            “從土壤資源保護的角度和目前面臨的形勢來看,僅僅開展土壤污染詳查是不夠的,還需要開展第三次全國土壤質量普查。”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南京分院院長周健民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強調。
         
            周健民認為,土壤質量包括肥力質量、環境質量與健康質量,不僅要保護土壤不受污染,也要不斷提升土壤的生產力。我國糧食產量的“十二連增”意味著耕地土壤資源的高強度利用,大量農用化學品的高投入,再加上快速發展的工業化和城鎮化,都對土壤質量變化帶來重要影響,特別是土壤酸化、鹽漬化、肥力不平衡、污染加劇等,將對我國食物的數量和質量安全帶來嚴重威脅。與此同時,土壤資源的高強度利用又導致大量農用化學品流入環境,對生態環境帶來沖擊。
         
            周健民建議,要保障糧食安全和生態環境安全,我們只有及時地掌握土壤質量的現狀和動態變化,才有可能對土壤進行精準管理,實現生產和環境的平衡,達到可持續利用目的。這就需要在“十三五”期間對土壤質量進行全面調查,建立詳細的土壤檔案。
         
            上次土壤普查已過30多年
         
            《21世紀》:此前我國做過幾次土壤普查?都有哪些結論?
         
            周健民:我國曾進行過兩次土壤普查。第一次是上世紀五十年代,規模及采集的數據都非常有限,資料也不完整。第二次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規模宏大,涵蓋了全國所有耕地土壤,資料齊全,其數據獲得廣泛應用。由于歷史的原因,當時對土壤質量還沒有完整的認識,普查只關注土壤的基本屬性和肥力指標,沒有包括土壤的環境和健康指標。
         
            現在,全國第二次土壤普查已過去了30多年,農業生產方式由生產隊為基礎改為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作物布局由過去的計劃種植變成以市場為導向的多元化種植,肥料從以有機肥為主轉變成以化肥為主,除草劑和農藥用量也成倍增加。
         
            糧食生產總量從1978年的3048億公斤增至2014年的6071億公斤,化肥投入從1978年的800萬噸增至2014年的近6000萬噸,農藥用量現在也達到30萬噸。
         
            這段時間也是我國工業化和城市化發展最快的時期,大量的廢棄物和污染物排放到土壤。30多年的劇烈變化,對土壤質量都產生了深刻影響,原有的土壤普查數據已不能代表今天的土壤質量現狀,我們迫切需要了解土壤質量的變化情況,以便為土壤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提供可靠依據。
         
            《21世紀》:近期環保部和國土部開展了全國土壤污染調查,你對此如何評價?
         
            周健民:在第二次土壤普查后,農業部、國土資源部和環保部都曾開展過較大規模的土壤資源調查,相繼實施了“測土配方施肥工程”、“全國性多目標生態地球化學調查”和“全國土壤污染調查”等重大專項,取得了一系列的研究成果。
         
            但這些調查,都從不同的目的出發,以各部門分頭設計為主,缺乏全鏈條的頂層設計。一是沒有統一的土壤調查和監測方法體系,也沒有形成第二次土壤普查那樣的調查規模和詳盡的數據資料;二是因為各自為戰,同一土壤樣品中沒有形成完整的土壤質量數據;三是現在的數據和第二次土壤普查數據和其他數據缺少比對。
         
            因此,我國土壤質量狀況的家底仍然不清,對土壤質量演變過程、風險特征及其作用機制缺乏系統認知,土壤安全保障與提升集成技術匱乏。圍繞國家土壤安全戰略需求,我們亟需跨部門、跨行業、跨區域的研發布局和協同創新,組織實施系統的土壤質量調查計劃,建立詳盡的土壤數字檔案,提升我國土壤科技水平,推動土壤科技與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生產和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強大科技支撐。
         
            應打破行政和行業壁壘
         
            《21世紀》:在“十三五”期間開展土壤普查的時機是否成熟?
         
            周健民:要實現土壤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就要摸清土壤家底,根據土壤性質和肥力高低及污染情況因地制宜,采用合適的利用措施,保障作物生產和環境安全。因土壤質量在不斷變化,每隔一個時期(如20或30年)就要進行一次土壤普查,建立可靠的數字檔案,在兩次土壤普查間隔之間,可選擇典型土壤類型,進行動態監測,及時發現問題。
         
            現在距第二次土壤普查已有30多年,待正式啟動調查,將達40年的時間。而這40年正是我國土壤質量變化最大的時期,第二次土壤普查的數據已不能代表現在的土壤質量現狀,更缺少環境質量的數據。
         
            另外,新的土壤普查采樣有定位系統作保障,為今后定點動態觀測,或兩次土壤普查間的比對帶來方便。新的土壤普查將涵蓋土壤質量的肥力、健康及環境指標,可為土壤利用帶來全面數字檔案。
         
            《21世紀》:你對第三次土壤普查,有哪些操作層面的建議?
         
            周健民:首先,建立能協調各部門、各行業的土壤普查組織體系。第二次土壤普查開始于1980年代初,當時土壤環境質量還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再加上技術條件限制,只關注于土壤的基本屬性和肥力質量的調查,因此當時的調查由農業部領導,成立了技術委員會?,F在土壤質量的調查涵蓋了更豐富的內容,除農業部門外,國土資源部門和環保部門都在關注土壤質量問題,所以各自提出調查計劃,并開展了部分工作。
         
            因此,新的土壤普查要打破行政和行業壁壘,由國家統一建立一個組織委員會或領導小組,直接領導第三次土壤普查工作。建議領導小組由國家發改委牽頭,聯合農業部、國土資源部、環保部、財政部及有關單位的領導和專家參加,協調各部門和各行業,保障土壤普查的順利進行。
         
            其次,成立第三次土壤普查技術委員會,負責技術方案的制定。技術委員會應主要土壤專家組成,建議由中國土壤學會在全國遴選專家,吸收農業、環保和國土資源部門的技術專家參加,由領導小組任命技術總負責人。技術委員會可再分若干技術組,分別負責采樣、指標確定、樣品分析、數據處理等技術工作。土壤普查后,要編制土壤屬性和土壤環境容量(單因子)數字化圖,開發多尺度、多源土壤信息大數據的集成與信息化管理技術。建立國家和區域土壤檔案、質量監測平臺與預警體系,建設多位一體的土壤信息服務網絡。
         
            第三,要充分發揮地方和基層科研單位在土壤普查中的作用。全國土壤普查是一個浩大的工程,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和人力物力。除了中央的統一部署和投入外,顯然需要地方政府在部署和投入方面的支持,也需要大量基層科研單位和科技人員的幫助。由于工作量大,耗時長,普查也可能分期分批進行,各省區可根據條件分先后開展,相對獨立地完成普查工作。

        會員驗證

        提交關閉

        人妻熟妇AV无码专区A片_国自产拍精品偷拍视频_年轻的馊子9hd中文字幕_欧美女人一级黄色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