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mjgrt"></em>

      1.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壤 >>內容詳細

        土壤污染步入“系統修復”機遇期

        2017-03-23 14:39:01  

        因為事關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土壤污染成為近年來兩會的熱議話題。2014年,環保部、國土資源部共同發布《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公報顯示,我國土壤污染總體形勢不容樂觀。2016年5月28日,國務院印發了《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對我國土壤污染的防治工作做出了全面戰略部署。

        當前我們面臨的“毒地”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土十條”里的治理要求能否成為我們留住“綠水青山”的“小目標”?

        摸清家底:“毒地”并非普遍現象

        從2013年甚囂塵上的湖南“鎘大米”到2016年再次觸痛公眾神經的常州“毒地”事件,每一次土壤污染公共事件的曝出都似乎在說明我國土壤污染的嚴峻現實。

        “當前,我國土壤環境總體狀況堪憂,部分地區污染較為嚴重,已成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突出短板之一。” 輕工業環境保護研究所總工程師宋云對當前我國面臨的土壤污染形勢做了基本判斷。宋云表示,我國土壤污染主要分布在經濟發達的東部和中部地區,西部部分地區的重金屬污染不容忽視。農田和礦山呈現成片大面積上層土壤重金屬污染,影響農產品質量安全及水源、地下水和地表水安全;工業場地大都在城市和城市附近,人口密度大,對人居安全構成威脅;有機物和重金屬造成的土壤污染范圍大,土壤和地下水復合污染。

        相比宋云的判斷,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黃錦樓則表現出相對謹慎的樂觀。“土壤污染是一個泛化的概念,”黃錦樓認為,只有超過一定的標準,而且形成了一定的潛在危害,那才是污染。“會有一些問題存在,但它不是普遍現象,土壤污染不像空氣污染一樣可以快速擴散,它的遷移速度比較緩慢,可能幾十年也擴散不出十公里。雖然土壤污染亟須解決,但就目前來看,我們還有時間先去搞清楚它,然后再有針對性地一步步解決。”

        黃錦樓所說的“先搞清楚”的事情其實就是“摸清家底”。這一點上,他與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在答記者問時所述的工作部署高度一致,他們均認為,摸清家底,開展土壤污染的詳查是土壤污染防治的基礎。黃錦樓多次對《中國科學報》表達了摸清家底對于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重要性,“還是要在宏觀尺度上有所掌握”。當然,摸清家底這項工作本身與各個地區的經濟水平直接相關,黃錦樓表示,“東南沿海的發達地區有產業鏈,也有需求,可以花更多的錢、更短的時間,調查得更加清楚,而一些欠發達地區就不一定花這么多精力去做這件事情,每個地區有不同的地區特色。”

        被動污染:本質上是經濟發展問題

        土壤污染的原因在學術界基本達成了共識。礦山石油開采、冶金、焦化、石油化工、化工、農藥和醫藥化學合成、鉛蓄電池等都會對土壤造成嚴重的污染。宋云告訴《中國科學報》,冶金和焦化等行業的廢氣排放以及工業廢渣的堆放均造成大面積的土壤污染;揮發性有機物泄漏致使土壤和地下水大范圍嚴重污染;廢氣和廢水是農田重金屬的重要輸入源。生產活動時間長及環保設施不健全的企業對土壤造成的污染尤其嚴重,污染土壤的修復費用甚至遠超企業利潤。

        在黃錦樓看來,土壤污染只是最終的結果,是各種因素綜合作用后呈現出來的現象。工業是土壤的主要污染源,“其暴露途徑就是河流、地表水、地下水”,因此,土壤污染總是伴隨著水污染的發生。宋云也表示,土壤污染是被動污染,大多數情況是廢氣、廢水、固廢排放和有毒有害物質泄漏造成的,土壤污染的影響相對于空氣和水污染滯后,隱蔽性較強,一旦污染又會長期影響區域空氣和水環境質量。

        事實上,綜合考慮區域性生態環境問題時,地區的經濟發展往往與當地的污染狀況表現出極大的相關性,土壤問題尤其如此。“土壤污染確實不只是環境問題,還是經濟發展的問題,包括水、空氣也是一樣的。”黃錦樓認為,相比其他污染問題,土壤污染集中在局部地區,“一些局部地區問題很嚴重,主要還是礦區周邊、化工廠邊,以及珠三角、長三角等工業集中區的周邊”,而這些地區都是經濟相對發達的地區。

        “我們在專項治理的問題上,不能就‘土’談‘土’,肯定是要系統地考慮這些問題。”黃錦樓說。

        “三管齊下”的市場機遇期

        隨著國家“十一五”和“十二五”科研投入以及土壤修復市場的發育,我國在工業場地和礦山土壤修復技術方面有了長足的發展,應急處理土壤污染公共事件時所采取的“以土換土”的粗暴方式已經成為過去式。“一直到2009年,都是按照這種方式來的。”黃錦樓告訴《中國科學報》,“到2009年之后,存放污染土壤的坑都填滿了,大家在這個基礎上開始尋找一些新的技術。主流的土壤修復技術無非就是物理、化學、生物技術,化學的稍微快些,就是把土挖出來,用氧化或者還原手段把價態從有毒還原成無毒,或者把有機物氧化成小分子的無機物”,“第三階段開始用生物方法進行綠色修復,更多的是靠微生物,植物也算是生物修復的方法之一”。

        在土壤修復的資金問題上,宋云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土地是我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資源,相當多的污染場地位于土地開發升值很高或較高的地段,通過對污染土壤的修復增加土地的價值,修復資金通過市場就能解決”。對于土地利用價值不高或地價預期不高的污染土地,可以進行適度的財政刺激。此外,還可以通過立法向污染企業征收土壤修復稅,建立公共土壤修復基金,采取修復保險等金融手段解決土壤修復的資金問題。

        土壤污染防治涉及到水、空氣、固廢、化學品的污染防治工作,情況比較復雜,因此,土壤立法比大氣、水等專項污染防治法的出臺顯得相對“難產”。宋云表示,我國《土壤污染防治法》不僅要包含工業場地土壤和農田土壤,還要把土壤污染預防和修復整合在一起,還不能直接套用水、空氣、固廢的經驗,立法工作量和難度相當大。

        盡管如此,在新聞發布會上,陳吉寧明確表示,“全國人大已經把土壤污染防治法列入了今年的立法計劃,《土壤污染防治法》的頒布指日可待。”宋云表示,參照美國和日本的經驗,土壤法出臺后,將有力刺激我國土壤修復產業和市場的發展,近五年是土壤修復產業發展的機遇期,“由于土壤法將明確各方的責任及責任追究,環境監管將更加科學和到位,有利于土壤污染防治產業的健康發展和良性競爭,十年后土壤修復將成為我國支柱環保產業”。

        會員驗證

        提交關閉

        人妻熟妇AV无码专区A片_国自产拍精品偷拍视频_年轻的馊子9hd中文字幕_欧美女人一级黄色录像